國際小學堂 /比研發新冠疫苗更難 該怎麼為全球6成人打疫苗?

【聯合報/記者  李京倫】

製藥史最大挑戰!要解決量產和裝填 還得趕著上架 並兼顧保存與便利性…

    目前媒體焦點都放在科學家能多快研發出新冠肺炎疫苗,不過,路透報導,就算疫苗研發成功,如何在短時間內製造、包裝並配送夠多疫苗,才是製藥業史上最大的挑戰。

    路透訪問十多名疫苗研發者及其資助者得知,在短時間內製造夠多疫苗有幾個障礙,包括:在國際旅行限制重重時,設法派專家到位在國外的藥廠監督疫苗生產;新冠肺炎疫苗只能存放在極低溫環境下,可能會使許多民眾不易取得;要用新的材質製造容納疫苗的小玻璃瓶和針筒,防止疫苗容器在低溫下破裂等。

供應鏈跨全球 小錯釀大延誤

    這種新的供應鏈很長,可能從印度孟買附近城市普那,延伸到英國英格蘭牛津市和美國馬里蘭州最大城巴爾的摩,供應鏈一旦出差錯,就會使整個配送大量疫苗的複雜流程延後。

研發時間壓縮 從幾年變幾周

    美國陸軍傳染病研究中心主任麥可參與美國政府的「神速行動」,目標是在明年一月讓疫苗大規模上市,麥可說,藥廠通常有幾年時間研發和量產疫苗,「但現在只有幾周」。

    藥廠和各國政府正為製藥設備升級,以解決目前藥廠在自動裝填與包裝能力上的嚴重不足。自動裝填與包裝是製藥的最後一步,是把疫苗填入小玻璃瓶和針筒中,密封起來再包裝出貨。

    英國伯明罕大學工程技術專家彼得斯說:「給世界六成人口打疫苗,是全球史上最大規模物流挑戰。」

零下80℃保存 多數藥局做不到

    許多研發中的新冠肺炎疫苗包裝完成後,必須存放在寒冷環境中,有些用訊息核糖核酸(mRNA)做成的疫苗須存放在攝氏零下八十度的極冷環境中,可能使許多民眾不易取得。美國賓州費城兒童醫院疫苗教育中心主任歐菲特說:「用mRNA做出疫苗的人,把疫苗放在零下八十度環境中,但多數藥局和診所並沒有這種環境。」

極冷環境藥瓶 必需重新研發

    如果用普通玻璃瓶盛裝疫苗,會在極冷環境下破裂,不利於配送,一些生物技術公司嘗試解決這個問題,例如,二氧化矽材料科學公司正在研發一種小玻璃瓶,不會在極冷環境中碎裂。

旅行限制變多 專家難以交流

    各國對旅行限制重重,對藥廠也是問題。例如,嬌生公司打算今夏展開疫苗臨床試驗,但因為旅行限制很多,很難把疫苗專家送到國外,監督疫苗生產。

    全球疫苗與預防注射聯盟旨在讓窮國人民更容易接受免疫接種,負責人柏克利說,實際上,全球不太可能從完全沒有新冠肺炎疫苗,直接跳到人人施打疫苗的階段。

    柏克利說:「我們設想的是,在疫苗問世第一年製造出十億到廿億支疫苗,配送給全世界。」

    嬌生已與美國政府合作,投資十億美元加快疫苗研發和製造過程,就算疫苗還未證實有效。嬌生已與新興生技和Catalent製藥公司簽約,要在美國量產新冠肺炎疫苗。Catalent也會負責一些裝填和包裝工作。

爆量裝填考驗 人類史頭一遭

    嬌生科學長史托福說裝填力是最大關卡,「從來沒有這麼多疫苗同時研發,人類還沒有量產這麼多疫苗的能力」。

    新興生技在美國馬里蘭州的藥廠,能用不同製造平台和設備,同時生產四種疫苗。廠內有用過一次即丟的生物反應器設備,其特徵是使用塑膠袋而非不鏽鋼發酵設備,使藥廠更容易從生產一種疫苗換到另一種。

    今年六月,新興生技獲得六億兩千八百萬美元(約台幣一百八十八億元)資金,讓這四種疫苗生產線能立刻生產美國政府選中的疫苗。